查岗也查了,饭也吃了,话也说了,江羡也该走了。

毕竟多逗留,可能会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总不能干扰他的工作吧。

乔忘栖原本要送江羡下去的,被她拒绝了,坚持要自己下去。

开玩笑,他跟着,自己就不好打望了。

所以一出乔忘栖办公室,她又开始四处打望了。

雾霾紫这种发色,很新潮,人群中一眼就能看见。

可她愣是没看见,只好作罢乘坐电梯下楼。

乔忘栖在江羡离开之后,就打了一通电话出去,“是我,要麻烦你回来一趟。”

接到电话的万寒烟一头雾水,“为什么?是你身体有不舒服了?”

“不是,我有另外的事情要拜托你。”乔忘栖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下。

万寒烟立即明白了,当即就同意了。

乔忘栖收起电话,挺无奈的叹了口气。

原来他家江小羡吃醋了啊。

不过一想到他是吃自己的醋,心里又美滋滋起来。

我家江小羡吃醋都那么可爱呢!

江羡心里寻思着自己这一次怕是无功而返了,然而刚到一楼,一个顶着雾霾紫的大波浪长发女人走了进来。

伴随而来的,还有对方身上的淡淡香味。

江羡立即辨认出这人的身份!

所以这个女人是真实存在的!

由于江羡戴着口罩和帽子,万寒烟并没有认出她来,只是在按了电梯楼层之后,见她还站在原地,就问她,“小姐,你的楼层到了,不出去吗?”

“啊,我还要上去一下。”江羡急忙解释道。

“好吧,去几楼?”

“36楼。”江羡随口说了个楼层,因为她看见万寒烟按的是32楼。

万寒烟就帮她按了,然后一起乘坐电梯上楼。

到三十二楼后,万寒烟就出去了。

电梯门一关,江羡就急忙取消了三十六楼的按钮,再次回到三十四楼。

她小心的出了电梯,打量了一下这一层的格局。

每个房间门都紧闭着,也看不见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总不好推开去看吧。

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就听见了高跟鞋的声音,江羡急忙回到电梯里。

电梯门刚关上,又被人按开了,依旧是万寒烟。

她礼貌的笑了笑,进了电梯按了一楼。

江羡闻着那熟悉的淡淡香味,终究是没忍住开口,“小姐,你的香水味挺特别的,是什么牌子的啊?我挺喜欢的,想买一瓶来试试。”

“你现在不好用香水的吧。”万寒烟打量了一下她的肚子说道,“孕妇不能用哦。”

江羡原本遮掩得还不错,没想到万寒烟一眼就看了出来,眼神挺好的。

“我知道,我是说以后用。”江羡脸不红气不喘的解释道。

“那可能买不到的,因为这个香,是我自己调制的。”万寒烟跟她解释着。

“那也太遗憾了,我真的挺喜欢这个味道的。”江羡语气里都是惋惜。

万寒烟以为她是真的喜欢,就心软说道,“要不这样吧,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回头我调配的时候,帮你多配一瓶寄给你,你看可以嘛?”

“好啊好啊。”江羡自然是同意,赶紧拿出了手机,“我们加个微信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羡。”

乍一听到这名字,万寒烟顿了顿,“你就是江羡?”

“你认识我?”江羡故作惊讶的问。

“当然!你可是大明星!”万寒烟还挺高兴的,“我叫万寒烟,很高兴认识你。”  江羡大方的摘下口罩跟万寒烟握手。

这是万寒烟第一次见到江羡真人,突然间有些明白乔忘栖为何会那么痴迷了。

这就是一个让人痴迷的女人啊!

她一个女人见了都要心动的那种!

两人互相加了微信,江羡趁势说道,“你看你送我东西,也不收我钱,多不好意思,要不,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好啊!这是我的荣幸。”万寒烟落落大方的点头。

江羡一直在看万寒烟的反应。

她故意自报家门,就是想知道万寒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如果她跟乔忘栖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自然会心虚,会露出一些可以探究的微表情。

可她并没有从万寒烟身上看出什么问题来。

相反,她还很大方,坦率。

江羡打算再交流交流看看。

两人选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咖啡厅,万寒烟还很照顾的让她坐宽敞的一方,“看你这状态,应该还有三月预产期了。”

“这你都能看出来?”江羡挺诧异的,心里又寻思着,别不是乔忘栖和她说了什么吧?

万寒烟急忙解释道,“我是一名医生,看这些还是可以的。”

“你是医生?”江羡又诧异了。

染着雾霾紫留着大波浪的医生?

现在的医生都已经这么新潮了吗?

“如假包换。”万寒烟坦率的道,“对了,我跟你老公乔忘栖也是认识的。”

江羡没想到她会主动提到这一点,有些错愕。

“准确的说,我是他的医生。”万寒烟更直白的解释着,“他之前车祸受了很严重的伤,是我治疗的。”

“原来你是他的医生!”江羡心里的石头可算落了地,她为自己的复杂心思而愧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