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宏盛毕生的追求,就是让何家在自己的手中发扬光大。

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所以他才能在二十亿面前,忍下外孙女苏若离的血海深仇,因为在他看来,外孙女固然重要,但确实不及整个何家的前途更重要。

可是,当他见到任脉大成的何英秀时,他立刻意识到,这种机缘,要远比钱来的更重要、更难得,二十亿人民币在手,他只能确保几十名何家子弟能在修炼上得到一些助力,但那些普通的药材,所能提供的帮助并不算大,就算把二十亿都花在一个人身上,也不可能让他任脉大成。

所以,孰轻孰重,他是分得清的。

于是,他压下心底的震惊,再次向何英秀求证:“英秀,你的任脉之所以能大成、督脉从两成提升到四成,真的就是因为服了这种神丹吗?!”

“没错。”何英秀点了点头,认真道:“爸,我口说无凭,您服下一颗就知道了!”

何宏盛将其中一颗丹药放在嘴边,迟疑片刻又放了下来,笑着感叹道:“我已经八十有三了,这神丹如果真有这么神奇,我这老头子服下实在浪费了,依我看,不如把你大哥叫过来、让他试一试吧!”

何英秀急忙说道:“爸,您是一家之主,未来咱们何家是否与叶少爷合作,也需要您来亲自拍板,所以您还是先服下一颗、看看效果,而且您本身就是咱们何家实力最强、修为最高的,服下这颗神丹,修为肯定还能更进一步,说不定还能打通第四条经脉,那样的话,咱们何家的实力必定更能向前一步!”

何宏盛略一思忖,轻轻点头,感叹道:“那我就姑且服下一颗试试看!”

说罢,将手中那颗丹药放入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

澎湃的内力由腹中向着全身扩散,经过何宏盛打通的三条经脉汇聚丹田。

任脉,原本通了七成,被这股强大的内力瞬间激发至大成!

督脉,原本通了五成,受药力作用,也一跃升至七成!

冲脉,原本通了两成,这一次直接翻了一倍,达到四成!

而那条他几十年都迫切希望冲开的第四条经脉,带脉,竟然也有了要松动的迹象!

何宏盛大喜过望,以为有机会将带脉打通,便立刻席地而坐、拼命运转体内那澎湃的内力,向着带脉发起冲击。

普通人,奇经八脉天生便是闭合状态,武道人士想要在实力上超出常人,就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将原本闭塞的八条经脉冲开。

但是,想要冲开八条经脉何其困难!

冲开一条,便能成为普通人眼中的高手、迈入武道大门,但大多数武道人士也就止步于此,绝大多数一辈子都无法打通任督二脉;

冲开两条,便能成为现如今武道人士中的那一小撮,算得上是武道高手;

若是能冲开三条,在全国武道人士中,绝对能位列前十。

至于冲开四条,目前全国大大小小几十个武道家族中,还没有一位能达到如此高度。

对何宏盛来说,只要他能冲破第四条经脉,他就能成为国内武道人士中的巅峰。

就在何宏盛拼命想要实现这一宏愿的时候,他惊愕的发现,体内澎湃的药力,竟然有相当一部分沿着各路血管、神经,拼命汇入自己的五脏六腑以及身体。

此时的他,就好像整具躯体都已经干涸,而那神丹中的药效便是一汪清泉。

原本,他想让这一汪清泉全部用来冲开自己的带脉,但是,因为身体过于干涸,所以清泉中一大部分都没能涌向带脉,而是迅速被身体吸收。

紧接着,他便感觉身体机能有了很大的恢复与提升,当他的身体一下子也感觉年轻了几岁,但是,药效也被身体拖累,几乎消耗殆尽,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对带脉发起冲击。

何英秀一直盯着父亲,发现他的神采似乎有了很大改善,皮肤似乎也不像之前那般苍老干瘪,心中惊诧不已。

她很想知道,父亲的修为有没有得到巨大提升,但是她又不敢开口干扰,于是只能忍住惊奇,等待着父亲苏醒。

片刻之后,何宏盛忽然睁开眼睛,浑浊的眼泪便从眼角滚滚而落。

何英秀急忙追问:“爸,您怎么哭了?感觉怎么样了?”

何宏盛悄悄拭去泪水,有些懊恼的感慨道:“这神丹果然神乎其神,其中药力之强大,令人惊骇万分,我原本想借机冲击一下带脉,开开能否突破第四条经脉,可没想到,我这身体确实太老了,拖了许多后腿,过半的药力都被这身体吸去,实在是过于浪费……过于浪费了……”

何英秀忙道:“爸!这怎么能是浪费呢!您毕竟八十多岁了,身体内外的机能都有严重退化,这神丹把药效分散给您的身体,想来一定会延缓您的衰老,甚至让您的寿命都得以延续,这是好事儿啊!依我看,您现在这状态,定能活过百岁!”

何宏盛惋惜的说:“朝闻道、夕可死矣,若我能突破四条经脉,哪怕只剩下三五年可活,我也心甘情愿啊……”

何英秀立刻将另一颗丹药也递到何宏盛面前,脱口道:“爸!要不您把这颗神药也服下吧!或许就能一举冲开第四条经脉了!”

何宏盛连忙推开她的手,满是愧疚的脱口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我这糟老头子,实在不值得再浪费一颗神药了!”

何英秀坚定不移的说:“爸!现在咱们整个何家,只有您一个人,是突破了三条经脉的,咱们何家能够位列四大武道家族之一,其中一大半都是靠您一个人支撑,若您百年之后,何家必然会跌出四大家族序列,所以这些药用在您的身上才是最应该的啊!”

何宏盛思忖片刻,道:“这样,把你大哥叫过来吧,剩下的这颗神药,给他试试。”

“不行。”何英秀斩钉截铁的说:“爸!我哥一直是倾向与苏家重归于好的,而且我说句心里话,大哥他这些年,根本没将心思放在修炼上,反而对钱、对享受生活过于看重,何家修武之道是越冷越好,但他却早早在三垭买了别墅、每到冬天总要找借口带着老婆孩子去三垭度假,修炼对他来说,早已经不再是毕生追求,神丹给他绝对是最大的浪费!”



所有小说和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只为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now-whatblog.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