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相似归相似。

但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下路遭受苦难,蜘蛛有了再次翻身的机会,苏言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就在小花生在下路冒头的机会,刷完上半野区的苏言却是没有回家,而是再次往上路靠拢。

而此时的上路,面对鳄鱼的控线,smeb也是非常折磨,在反复来回试探以后,终于在河道留下了视野,然后大着胆子再次上前补刀。

但还是那句话,没有闪现的杰斯,一旦压线过深,只要被豹女绕后,肯定是必死的,特别是这把蜘蛛前期没法来上的情况下。

在苏言绕开视野再次来到熟悉的三角草位置以后,本来老老实实和杰斯保持和平发育的theshy直接e技能交出向前窜起,在积攒了怒气的同时,一口朝着杰斯咬住!

虽然smeb一直在防备鳄鱼这一手,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为什么对线强的人总是容易会被抓,因为他们不把绝大部分精力集中在对线上,他们也不会对线强了。

而smeb这一把,又要专注于对线又要防范豹女的gank,注意力自然是不集中的,这就导致鳄鱼e上来的一瞬间,杰斯还是慢了一拍。

在两个人都是顶尖操作者的情况下,慢一拍就等同于死亡,当鳄鱼红怒w释放出来的时候,杰斯才切换形态交出e技能把鳄鱼锤开,这一波就已经预示着杰斯的陌路。

不出意外,当杰斯被鳄鱼咬住的一瞬间,苏言的豹女就沿着河道墙壁出现在杰斯身后,一发极限的远程q直接命中,杰斯的血量瞬间没了三分之一!

“这波smeb又没了呀,这波被theshy交出w给咬住,言子哥的豹女直接接上q技能挂上标记,杰斯没闪现完全没法走了。”

看着出现在身后的豹女,已经掉了不少血量的smeb一脸懊恼,他明明已经很小心了,他明明知道对面打野在上路,明明.....可为什么还是会被抓到呢!

可以说这就是人的侥幸心理,特别是对于强的人来说,这种心理更加严重,总以为自己是独特的,是能操作的,往往这种就更容易被抓。

因此当苏言的豹女再次切换形态扑杀上来的一瞬间,smeb的脸上已经从自信慢慢地就变成了自闭。

几乎用不上鳄鱼帮忙,作为一个打野在等级已经和上单持平的情况下,苏言切换形态一套标准连招weaq摸到杰斯身上直接把杰斯血量继续压低,见到这样一幕,smeb也无心再战,只能在鳄鱼w结束的一瞬间就往后跑,但是再怎么跑也不跑不过豹女啊,只见苏言等了一个w的cd,然后再次黏上去,然后切换形态活活a死了仅剩最后一点血量的杰斯。

豹女已经大杀特杀!

再次收获杰斯一个人头,苏言的豹女已经大杀特杀宣告全场,这样一幕让全场观众看得尖叫不止!

要不要这么狠!

一个豹女五分钟的时间三个人头,从正式开局两分钟算起,这已经相当于一分钟一个人头了,这样的豹女谁顶得住?

“言子哥这把发育的太好了,再次收下杰斯的人头,这波言宝也是直接选择回家更新装备,这波回家没毛病,放在身上的钱永远算不上经济领先,只有变成装备穿在身上,这才是实打实的领先。”看着抓完人的豹女直接选择回家,记得也是笑的嘴都裂开了,不过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惊讶了,“言宝这出装......要不要这么夸张!”

只见上帝视角里,豹女的装备栏里突然多出了一双法穿鞋和一个杀人戒,再加上一本增幅典籍和一个真眼,这样的出装思路可谓是让解说们内心深处忍不住我操了。

这是什么小代rank局?

这么大优势直接回家法穿鞋的豹女,特别是对面的打野还是一个蜘蛛,着是没睡醒还是真当rank打了,我的言宝!

毕竟职业赛场的豹女,大部分都是半肉流,为的就是增加容错率,哪有像苏言这样反而减少自己容错率的,简直就是让作为解说记得众人看的惴惴不安,要不要搞这么大。

“66666666”

“装呗?”

“言子哥就是狂!”

“这也太不把小花生当人了吧,豹女第一件直接裸法穿鞋,我的个亲娘,这是准备乱杀?”

“有一说一,这波言子哥在犯罪啊,lgd这边的优势全部在豹女一个人身上,他这样玩,简直是对队友不负责,这把输了一生黑!”

看着豹女回家更新的装备,直播间的观众也是议论纷纷,但是苏言却没有换一套的想法,而是买完就直接出了门,直奔下路。

这样的果决的行动也用事实告诉了解说和观众,这把豹女的出装不是出错了,而是就准备这么出,准备当输出位打了!

而解说席上的解说,在看到豹女确实不准备改变装备出法以后,也只能平复了一下不平静的心情,继续看向了屏幕。

从泉水出来的苏言也是没有继续着急gank,而是先刷掉了下半野区一直没有动过的石甲虫和f4,特别是在拿到f4的真视bf以后,直接开始在下半野区的河道绕了一遍,清理了一遍rox在河道的视野同时,也给到了rox中下压力。

毕竟这把拿到三个人头的豹女确实很肥,也确实让人有压力。

只不过在苏言的豹女露头的一瞬间,rox这边,中路的kuro直接标记了一下豹女新出的装备,“这个人出的什么啊!”

“法穿鞋?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中路的声音瞬间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下路的鼠王也按下tab看向了豹女的装备栏,瞬间嘟囔道:“阿西,这人以为是在打rank吗?拿到一点优势就这么狂?”

要知道他们rox这边的控制可是足够的,不说和他对位的蜘蛛,其他人除了杰斯,都是各种控制的,这个豹女凭啥这么装不出水银鞋啊?

“一定要给他一点侥幸,让他知道这个游戏不是拿了几个人头就能赢的。”辅助格拉瑞也是附和道。

只有小花生看着豹女的装备,默默没说话,只不过心中有股莫名的气突然从内心深处蔓延开来,一时间只想找个地方发泄发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