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是何物?”穆逍遥见状率先上前,一把抓过荷包,东看看西瞧瞧。

“回二皇子,这是在五姨娘手里发现的,或许是被人推下水前从那人身上扯下的。”刑部侍郎推测道。

穆逍遥点点头,推测的不错,又拿着荷包到人群中央,举高问道:“诸位可有谁见过这荷包?”

顿时一群人纷纷上前,围着穆逍遥,仔细地端详着荷包。

“诶?这......这不是苏小姐的荷包么?”一位小姐惊呼起来。

刑部侍郎闻言便拿过荷包,走到苏乐瑶面前,问道:“苏小姐,这荷包你可认得?”

“自然认得,这正是我遗失的荷包!”

“哦?遗失?几时遗失又是在哪遗失?”刑部侍郎对苏乐瑶的回答颇感怀疑,于是质问道。

“正是在我换好衣服准备回到宴会的路上,我发现荷包遗失便立马让丫鬟回院子里找找,一人在花园里等待,后来听到这边有响动,便过来查看,没想到却跳进了已经挖好的陷阱里......”

“苏小姐口说无凭,唯一的人证又是你的丫鬟,她的证词根本不可信!我看,苏小姐还是跟我回刑部,好好交待清楚吧!”

“苏大人,人证物证俱在,只得让苏小姐跟我们走一趟了......”刑部侍郎上前对苏德浩拱手道。

苏德浩失望而厌恶的看了看苏乐瑶一眼,挥挥手道:“带走吧......真是家门不幸啊......”

一旁的张氏忙上前安抚苏德浩,内心则是大喜,终于把苏乐瑶搞定了!

刑部侍郎招了招手,两个佩刀的官兵便立马上前,一左一右的押住苏乐瑶。

苏乐瑶见状,不停的反抗,可怎拗的过人高马大的官兵?只能被半拖半拽的拖离苏府,苏乐瑶不甘心!

“父亲!这就是你说的父女情深吗!你说你亏欠于我!可这就是你所谓的补偿吗!你说啊!说啊!”苏乐瑶红着眼奋尽全力朝着苏德浩大喊道,甚至连脖子都是暴起的青筋,眼睛死死的盯着苏德浩。

在苏德浩让人将自己带走的那一刻,自己对苏德浩的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死心,父女情深,一念崩塌。

苏德浩在听见苏乐瑶的话的一瞬间心里不禁微微触动,当然,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瞬,理智便占了上风,苏德浩冷漠的转过头,看也不看苏乐瑶一眼。

就在众人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打算各自散去的时候,却“叮”的一声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却看到刑部侍郎的脚下静静躺着一枚玉佩……

刑部侍郎疑惑的捡起这枚玉佩,皱了皱眉。

这枚玉佩是刚刚不小心从荷包中掉落出来的,可看款式,不像是苏乐瑶一个女子所有。

“慢着!带苏小姐过来!”刑部侍郎忙制止道。

苏乐瑶被松开了肩膀,忙揉着自己酸痛的肩部,看了看那玉佩,又看了看穆逍遥,只见穆逍遥对着自己微微点头,两人眼神交接,便已了然对方的心意。

既然知晓了穆逍遥的计策,那自己也得出把力,加把火啊。

一旁同样看到玉佩的张氏脸色突然变的难看起来,此时的张氏心里不再是胜券在握的喜悦……

“苏小姐,我问你,你可曾见过这玉佩?”

“不曾。”

“那为何玉佩在你的荷包里?”

“这荷包是我掉落的,谁知道会被谁捡去,里面会多什么又少什么?”

“苏小姐,口说无凭啊……”刑部侍郎依旧对苏乐瑶充满怀疑。

“不,这次,我有把握揪出凶手!”苏乐瑶信誓旦旦道。

“哦?”众人皆是一脸半信半疑。

一旁的穆远恒则颇感有趣,这次宴会可谓是一波三折啊,别人不知道苏乐瑶在府里的处境,自己可清楚的很,苏乐瑶不受正房喜爱,这件事想必也是正房的人给苏乐瑶设的圈套,自己倒是想看看,苏乐瑶该如何逃脱生天呢?

“众所周知,我今天的衣物上都洒满了荧光粉,为了美观,我在荷包外洒了格外多的荧光粉,这种荧光粉极难消除,水洗都不行,只能等时日一长慢慢消散,若是凶手拿了我的荷包想栽赃嫁祸于我,手上必定会沾染荧光粉,只要将所有人都带到黑暗处,到时候,谁是幕后真凶便一目了然!”

此话一出,有人欢喜有人愁……

刑部侍郎闻言,大喜道:“好,就依苏小姐所言,在场的所有丫鬟仆人,都随我去黑暗处,验明正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