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休息的一天柯仁心都在睡觉,但是柯仁心睡得并不安稳。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总觉得心里有什么很难受的地方,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是为什么。

其实全子乘是建议自己去国医殿看看的,但是柯仁心真心不想去看,她自己知道的可能比整个东国的都多,何必浪费这个时间呢。

比赛那一天柯仁心还是十分的疲倦,比连做三十六个小时的手术还要累。

木牌对银牌的比赛来看的人自然是不少的,不过外围并没有人开赌局,因为银牌以上的比赛并不允许一般的民众观看,坐在观众席上的都是归城以及别的城池来的达官贵人,银牌以上的比赛几乎就是代表着东国一流二流的医务系统的人员之间的较量,那些个达官贵人要在这中间相中自己欣赏的人才,在赛后发出私人医生的邀请函。

柯仁心并不知道自己的对面站着谁,柯仁心现在满脑子都是睡觉的念头,只想快点比完回家睡觉。

裁判开始宣读比赛规则,无非是些不能作弊之类的老生常谈,柯仁心听都不想听。

裁判读完之后,说,“考虑到这场比赛的特殊性,经讨论决定,这场比赛的考试内容是丹药知识累积。”

啥?丹药?什么玩意?别闹啊喂,丹药不是重金属来的吗?柯仁心听到丹药两个字一下就清醒了,什么丹药,自己真的是一脸懵逼。

柯仁心看向裁判员,希望他说自己说错了,可是并没有。

丹药什么鬼啊!

柯仁心不知道的是,这考题是茅展卿临时改的,作为这次医术大赛除决赛半决赛考题的总负责人,茅展卿是无权观看这些比赛的,因为要与考生避嫌又不能去柯府拜访,至今没见着这个叫柯仁心的女子一面。

但是茅展卿却没由来的想照顾这个女子,柯仁心拿着木牌一路上来到了和银牌持有者对决的地方,着实不易,为了能在半决赛看见她,茅展卿改了这次考题的题目,他觉得凭借柯仁心在上一场比赛显露出的对医书的了解,拿下这场比赛绝对轻而易举。

茅展卿在场外看着自己手里的金牌陷入了思考,柯仁心在场内看着自己手里的考卷一脸的懵逼。

啊?百香丹?什么东西,香料吗?

百毒散,这个知道,之前在宝妃那里听到过,可以解百毒嘛。

父子和散?什么玩意,能让父子和睦的药吗?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柯仁心一路连蒙带猜把答卷写完了,傻傻呆呆的交了卷,柯仁心这么多年就没考过这么憋屈的试!

柯仁心心里生出一股无力感,这个世界竟然有丹药这种东西的存在,会让人短命的吧。果然自己还是不够了解这个世界。

试卷被送去批改了,柯仁心等着不及格的试卷发到自己手里。

对手坐在自己的对面,看起来很轻松,这题目对于他们一定是很简单的,柯仁心越想越来气,怎么能有自己一点也不知道的东西呢!

柯仁心在那里生气着,考官已经拿着成绩出来了。

柯仁心已经不想听了,气得转身就走。气呼呼的走到门口,还是听见后面传来“柯仁心,两分。”的成绩。

以及这场比赛的获胜者后面跟着的不是自己的名字。柯仁心从小就没有输给过任何人,这次却输在了自己最擅长的医学上。

“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柯仁心在只有一个人的通道上大喊大叫。

不行,我得去国医殿一趟,我不可能让别人超过我!柯仁心暗暗下了决定,脚下就加快了脚步,往附近可以租赁马车的地方走去。

这一次轮到茅展卿一脸懵逼的看着柯仁心的考卷了。

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写的吗?如果不是上面写的是柯仁心的名字,而且都是同样潇洒的字迹,茅展卿真的要冲到场里去大喊有人冒充柯仁心来考试了。

这都写了什么东西?

九转丹,能够让人转九圈的药丸。天啊这可是可以续命的珍稀丹药!

丹尔猫丸,吃了可以召唤一只丹尔猫。这个明明是专门用来解西域那边的毒的丹药啊!

看完整张答卷,茅展卿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柯仁心完全是个超级大的丹药白痴,简直是在刷新自己的理解能力的底线。

茅展卿左手撑着头,不知道要对这份答卷怎么评价,只是摇头笑了笑。

这真是个不省心的,进了复活赛怎么搞?

突然茅展卿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茅展卿摸摸鼻子,有点纳闷,这天气不该得感冒啊?

茅展卿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柯仁心咒死了一万遍了。

柯仁心坐在马车上十分的愤怒,自己完全瞧不起的复活赛这种东西,竟然有一天自己用上了!要不是柯仁心手里没有手绢什么的,肯定已经愤怒的咬住手绢开始撕了。

得先回柯府拿国医殿的准入牌才可以。

柯仁心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情,撩起车帘对车夫说:“师傅,麻烦柯府门口停一下。”

“好嘞。”年轻的马夫应了下来。

柯仁心坐了回去自己生着闷气。

柯仁心拿了准入牌就出发去国医殿。

一路自然也忘不了好好的诅咒那个出题目的人,柯仁心也是不容易,搜肠刮肚找出的骂人的话也是寥寥无几。骂累了就吩咐了车夫等到了叫自己一声,然后就靠身后的靠垫上睡了过去,摇摇晃晃的车厢总是让人犯困的不是吗?

归城的国医殿只是一个分殿,规模不大,藏书也大多是手抄的版本,不过对于柯仁心这个“文盲”这里的阅读量也差不多算是够了。

国医殿里有许多丹药类的书籍,丹药是东国医务系统的一大支柱,发展的很快,当然这些都是从图书管理员那里听来的,毕竟归城里能进入国医殿的人很少,这突然来了一个新的,话自然也就多了起来,柯仁心表示只对丹药书籍感兴趣,至于别的,以后有的是时间唠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