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泰阳说不出来话,只能怔愣的看着苏暖暖。

苏暖暖还在笑,可她的眼泪却分明流的更凶了。她踮起脚尖,才能勉强勾到周泰阳的下巴,只要周泰阳不低头,她是没有办法吻上他的唇的。

苏暖暖用自己柔软的唇瓣在周泰阳刚硬的下巴来回的摩擦,舌尖微动,轻声慢语:“周泰阳,不许赖账,我来惩罚你了!”

周泰阳的喉结动了动,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眉心紧蹙,俊美的脸上挣扎了两下,最后还是一败涂地。

周泰阳低下头,山洪暴发般吻住了苏暖暖带着诱人气息的唇瓣,这一吻,带着惩罚的意味。周泰阳粗暴的撬开苏暖暖的贝齿,长驱直入,恨不能将她生生吞了,舌尖抵死缠绵,然后某种苦涩的液体,顺着脸颊,流进了彼此的口腔里。

那一吻如何激烈,周泰阳都死死控制住自己的意识,不让双手纠缠上苏暖暖那让他一次次沦陷的每一寸肌肤。他的手,在自己的身侧握的死死的,青筋毕露,天知道那是需要多大的意志力,才能控制住自己去抚摸苏暖暖的冲动。

唇上的吻那样热烈,像烈火般熊熊燃烧,带给苏暖暖片刻的温暖,可唇边苦涩到让人心里也跟着发苦的眼泪,又在不停的提醒她,这片刻的温暖过后,她便只有灰飞烟灭……

“苏暖暖,三分钟!”周泰阳终于是从她的唇上撤离,苏暖暖苦笑着摸上自己被吻的发烫的唇。鬼知道周泰阳刚才吻的有多用力,这一会,苏暖暖的唇已经微微肿胀起来,唇瓣更是火辣辣的疼。

苏暖暖摸着自己的唇,笑着点点头:“嗯,三分钟,现在你可以去洗澡了!但是周泰阳,晚上你要睡沙发哦!我这小地方,是一室一厅的,或者,你想跟我一起睡,我也不介意啊!”

苏暖暖这么说着,脸上全都是调笑,可偏偏眼底的清明与她故意做出了的那副轻浮模样,完全不相符。

周泰阳冷着脸,一言不发的转身。他现在最需要的不是考虑晚上睡哪里,而是迅速去给自己降降温!这个该死的女人!明明应该是一个惩罚的吻,她却沉迷其中,无比享受,害的直接也不能控制自己,生理性的起了反应!

周泰阳转身走近浴室,苏暖暖才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跌坐在沙发上,身上竟然连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没有了!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很不合时宜的话: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从前演的那些宫斗大戏里,就有过这么一句台词。苏暖暖当时觉得好脑残,什么鬼,人家给你个雷你还得捧着谢恩?完全不符合逻辑嘛!偏偏这句话还跟烂大街似的,哪都有。

比如现在,苏暖暖觉得就很符合自己此刻的心情,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只要是他周泰阳给的,哪怕真的是个雷,苏暖暖觉得自己也会颠颠的跑过去接的。因为,她爱周泰阳,已经爱到无可救药了。

是啊,苏暖暖,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当苏沫沫的时候尚且可以控制住自己不要那样卑微的去爱他。可死过一次,就不管不顾了,一颗心,只想和周泰阳纠缠在一起,哪怕他是不愿意的,哪怕要这样卑微到尘土里去纠缠他……

苏暖暖觉得自己好悲催,不管周泰阳怎么推开她,她还是没有办法从周泰阳身边挪开一寸,就好像,周泰阳就是她的氧气,离了周泰阳,她就不能活了似的。大概是从自己失去过一次以后,就变得这么疯狂了吧!

周泰熙洗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来的时候苏暖暖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她本就娇小,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膝盖,看起来像新生儿一样脆弱,让人心疼。

周泰阳站在一边看着,看着,眼神就柔和了下来。睡着了的苏暖暖,面容和婴儿一般,干净纯洁,仿佛这世间对她而言,从来没有什么忧愁烦恼。只是那眼角的泪痕,却破坏了这一错觉。

周泰阳轻轻的走了过去,自然而然的拿了一张纸巾,动作轻柔的擦拭苏暖暖眼角的泪痕。那一刻,周泰阳觉得,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擦干她的眼泪,不要让她再哭泣。

周泰阳的手指修长,指骨分明。苏暖暖曾不止一次地对这双手垂涎三尺,恨不得将它永远据为己有。周泰阳坐在苏暖暖身边,静静的看着她,苏暖暖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是有些冷了。

周泰阳叹了一口气,慢慢的将苏暖暖抱了起,送进了卧室。苏暖暖睡着了,周泰阳便没有压制自己的表情,每一次他将她抱在怀里,总有种莫名的感动,仿佛抱着的不是苏暖暖,而是他的整个世界。

周泰阳的心,那样平静祥和,就好像在海上漂泊多年的船只,终于找到了可以停靠的港湾。哪怕周泰阳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苏暖暖绝对不是他的安全港湾,苏暖暖不是的!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想要停靠在苏暖暖这个温暖港湾的里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强烈到让他失去一贯的理智和冷静。

周泰阳深吸了几口气,从客厅到卧室短短的几步,却像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一样,等他把苏暖暖放在舒适的床上时,苏暖暖的唇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自己无意识的挪了挪身体,面向左侧睡着。

周泰阳看着苏暖暖,时间好像定格在这一瞬间了,这样宁静而安心的时刻,竟让自己从未有过的放松。周泰阳觉得自己的意识,逐渐的模糊起来,许是刚才洗完澡吃了那一堆的药物,这会居然困的撑不住了。

周泰阳想站起来出去外面睡沙发,偏偏苏暖暖这个时候伸出了手,拉住了他,像是梦里的呢喃一般说道:“就睡这吧,沙发太小,你睡不下的。”

苏暖暖的手很温暖,周泰阳觉得自己被她的手拉住的地方都是热热的,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苏暖暖还在使劲的把周泰阳往舒适的大床上拉,终于,周泰阳败给了自己的身体,在苏暖暖身边躺下,受伤的后背对着她,沉沉入睡。

苏暖暖睁开眼,偷偷的去看周泰阳宽阔的后背,然后微笑着,安安分分的睡好,鼻息间全是他的味道,让她陷入了甜蜜的梦乡。

自从周泰阳带着苏暖暖从益心医院消失后,周泰熙几乎掘地三尺,也没有找到他们的下落。那天好不容易周泰阳出现在太阳百货里,自己手底下那些饭桶最后还是将人跟丢了。

这几天,不管是盛世集团的高层,还是娱乐侦探的员工,无一不生活在阴郁的高压之下。与娱乐侦探的员工相比,盛世集团的高管们情况要好多了,毕竟周泰熙在盛世集团的职务并不算高,只是管理了一个部门,于是,遭殃的就几乎全都是他手底下的人。

这会,周泰熙正铁青着一张脸,两只眼睛跟冒火似的瞪着满屋的职员,语气更是尖酸刻薄到了极点:“盛世集团的员工,从来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你们这班拿着精英高薪的饭桶,写出来的企划案连垃圾都不如,垃圾!垃圾!”

周泰熙将好几本企划案抛下半空中,一时间本就死气沉沉的会议室,气氛更是难堪到了极点。

周泰熙却还不解恨,指着满会议室诚惶诚恐的下属咬牙切齿的说:“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明天早上八点,给我拿出像样点的企划案来,要是还不能让我满意,你们就全都给我滚蛋!现在,全都滚出去!”

周泰熙的话音刚落,每个人都巴不得长了四只脚,能有多快闪多快!

周泰熙一通发泄,却也没有让自己的心情得到半分缓解,内心还是狂躁的无法控制。

刘令宛穿了一身剪裁合体的香奈儿职业套装,黑色的小西装让她看起来比平时更多了几分职场女性的干练,那一双眼睛,还是散发着精明老练的神采。

“刘总裁,我们总经理现在在会议室,请您稍等一会,我想去和他说一声。”周泰熙的秘书尽职尽责的拦住了刘令宛,却不敢抬头去看这个精明到让人害怕的强势女人。

刘令宛妩媚的拨了拨耳边的碎发,轻笑着说:“不用了,我想你也不想去当炮灰,我自己过去就行了,你们总经理不会责怪你的,放心。”

小秘书抬头吃惊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国内十大财团之一,博城集团的女总裁,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周总经理这两天跟吃了炸药一样,动不动就把他们这些苦命小员工炸的渣都不剩。

刘令宛却没有好心到去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周泰熙吃错药的事情,而是径直的走向会议室。涂着复古红色的唇,微微上扬,带着某种得意的笑容。

她安插在盛世集团的商业间谍这几天弄回来的消息,让她很是震惊。周泰阳受伤之后的一个星期,盛世集团的大小事物,一样都没有落下。全都被送到了太阳酒店,可见周泰阳的手指缝有多严,谁想从他手里分盛世集团的一杯羹都是不可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