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宫。

“唳~”

九凤齐鸣,銮驾横空虚渡而来。

“恭迎长公主~”

帝宫内传出内侍们恭谨的声音。

“唰~”

一道白发无须、身穿公服的老公公浮现在了銮驾前方:“拜见长公主!”

“何事?”墨月清凉的声音传出。

“神帝在隶书殿等您!”老公公躬身道。

“本宫已知,退下吧!”

“是~”

老公公退下。

墨月从銮驾中走出,在虚空中独自一人走向隶书殿,九凤銮驾默默的退下。

隶书殿。

隶擎天正在批阅奏折。

“哒哒哒~”

墨月缓缓的走了进来:“兄长!”

“回来了!”隶擎天放下手中的笔,威严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嗯!”墨月重重的点头。

“回来就好,伤势怎么样了的?”隶擎天脸上浮现关切之色。

“不容乐观!”墨月淡然的说道。

“嗯?”隶擎天眉头一紧,隔空伸手点向墨月,一抹金光流转而出,钻到了墨月的身体里。

“道源仍然十不存一!真命已经恢复!”隶擎天喃喃的说道。

“真命恢复全赖吴天,他的气运之强,刚好弥补了我的缺失!”墨月缓缓的说道。

“真命恢复,最起码没有了性命之忧,道源之伤,哎~”

隶擎天收回了金光叹息道。

墨月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

当吴天再见到墨月的时候。

吴天的眼中有了全世界。

身穿凤冠霞帔的墨月,让金碧辉煌的宫殿都失去了颜色,尤其是不怒而威的俏脸,让吴天的心都漏跳了一拍。

“咕咚~”

吴天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脑海中幻想着那啥的一幕,这比长生不老还刺激啊!

墨月没有说话,一挥手。

一草、一木、一台出现在了两人之间。

吴天着重的看了一眼那个台子,好精纯的煞气!

“菩提心草,西荒佛域一宝,内蕴菩提之道,能够使人静心安神,提升感悟道则之速度!”

“定神木,精粹灵魂之宝,融合此物,可使灵魂更加的坚韧,未来突破某一境界之时,有很大的帮助!”

“这两件宝物,在神异境时使用最佳,神念初成,是最脆弱的时候,也是融合两物的最佳时刻!”

墨月指着菩提心草和定神木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吴天点头,原来墨月的安排还有这一层深意。

墨月指向最后的煞台:“煞台,北地蛮荒煞谷凝聚之物,这个什么境界都可使用,不过,越早使用越好,能够增强对煞气的感悟,提高修炼煞气的速度。”

“哦!”吴天轻应了一声,你这意思我明白,不就是嫌弃我自己修炼的太慢吗!

“过来!”墨月一招手,吴天的身体又不控制的飞了过去。

落于榻上,吴天自动的盘膝坐好。

“用神念包括定神木!”墨月手一牵引,定神木浮于吴天面前。

“嗯!”

吴天神念一动,透体而出,缓缓的接近了定神木。

“啊~”

吴天只感觉灵魂深处传来一股剧痛,忍不住的痛叫出声。

“这是定神木还是扎神木?”吴天的神念缩回体内,脸色苍白,大滴的汗水滑落脸庞,太特么的疼了。

吴天看着悬浮的定神木,眼中闪过一抹畏惧。

“精粹灵魂的过程,自然艰辛,定神木,在于一个定字,忍受住痛苦,给未来打下基础!”墨月神色不动的说道。

嗯,最起码比承乾好多了,当年他可是直接就要跑路了。

“多长时间?”吴天缓了口气,疼痛的感觉降低了不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