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焰掌金春秋,天涯榜排名第十四,听上去是个牛逼轰轰的玩意儿,但是这家伙我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就已经不能说是劲敌了,当时一战,我也并不能输他……

在这之后,我就没再见过他,甚至都没太听过这家伙的名号,同舟社前期招人的时候,我还拿他当幌子来着,说我跟他打一平手,吸引那些修行者们前来。

后来铁凝加入的时候,我三剑打败了他,这个幌子也就换了。

毕竟,战平金春秋什么的,毕竟是我红口白牙的那要么一说,没有人证见证,可信度终究是低了些,而铁凝,当时一战不少人看到了我三剑打败他。而且铁凝后来就在我同舟社,如果传言有虚,凭什么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甘愿让我当老大?

所以在那之后,金春秋这个人在我这儿几乎就是虚幻的了,尤其是随着我实力不断增强,眼界也越来越高,见过了段擎天,见过了如烟大师,还见过了龙虎山老天师,见过了地仙境的强者!

到了现在,我自己都成了地仙境的强者!

这么个玩意儿,我早就把他忘了,回来之后听他们复述战况,听到这家伙的名字,我还颇感意外,原来这家伙竟是投靠了黄正南?!

行啊小子,之前没想起你来,现在自己送上门来了!上次你跑了,这次连你带黄正南,一锅端!

不过此时,金春秋倒并无败相,人数实力尽数占优,他排行第十四,铁凝排行第十七,虽然短时间尚能颤抖一会儿,但是一旦拖久了,必然落败!

而现在,时间向着敌人,而并不向着我们……

“哈!”

金春秋又是一掌,拍在铁凝的棍子上,脸上,带着得意的狞笑,手掌好像火煅似的通红。

通红的,不止他的手掌,还有那铁凝手上的铁棍……

几次碰撞,纵然这铁棍并非是凡物,但在他金春秋的血焰掌之下,也已经出现了好似火煅的红,看上去好像随时都可以断裂一样。

而铁凝的手,此时也有些颤抖了,不只是因为火热,也是因为几次力量的碰撞。

饶是他力大如牛,那金春秋也是横练,几次撞击,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而另一边,那石怪在拍死了那狼人之后,又遇上了劲敌,是一身穿墨绿色衣物的老者,后背,还有身边的地上,都是伸出了无数的藤条,好似章鱼触手一般的缠绕着那石怪的身体,束缚的他根本无法动弹。

这家伙,竟是一只植物妖怪,修行至此十分不易,那藤蔓的硬度、韧性,都绝非是公孙述用法力做出来的黑色绳索能比。可以说,如果那石怪不是这坚实的土石之身,就算有这一身修为,血肉之躯,也早被那藤蔓上肉眼不可见的倒刺和巨大的力量给绞杀了。

一时之间,同舟社两位高手,都是陷入了苦战,且都是落入下风,而其余的人,在那强大的敌人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天空中,那雄鹰依旧在,地面上,巨蟒还在虎视眈眈,而同舟社,似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哈哈哈哈,这些家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全都去死吧!”

空中,那雄鹰再次一扇翅膀,周围,又是出现了数十只冰锥,瞄准了下面已经残败不堪了的同舟社大楼,猛然挥翅,冰锥,瞬间落下!

可就在这时,两道黑色流星,竟是在这一刻瞬间从下方飞了上来!毫无征兆,不知来由,其力量之强、气势之猛,远超这空中雄鹰!

“什……啊——!”

那雄鹰还不等反应,便是被那两道流星狠狠地砸在了胸前!只听得“咔嚓嚓”两声,那是骨骼断裂之声!

而此时,那两道流星也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那是两柄黑亮黑亮的八棱梅花锤!

此时的这两柄锤子,撞在那雄鹰的胸腹之上,砸的那家伙的胸腹可怕的凹陷进去,几乎要与后背贴合,显然是已经将肋骨及脊柱全部砸断,活不成了……

而同时,同舟社大楼外,一道金光瞬间亮起,覆盖住了整座大楼,竟是将它完美的包裹其中,形成庇护!那些冰锥撞击在这金色的屏障上,根本撼不动它分毫,却是让自己彻底摧崩。

而最关键的是,就在金光升起的那一刻,那巨蟒的下半身,还在缠绕着同舟社的大楼,正好被那金光从当中切入!

“啊——!”

巨蟒本就身材庞大,发出的喊叫足够震聋在场的每一个人,而他的下半身,更是直接断裂!

那一道佛光壁垒,好似利刃,竟是在升起之时,直接切断了他的身体!

而那佛光对妖气的灼烧力,更是在伤口出现的同时,便烧焦了断裂之处,此时的那巨蟒,下半身断裂,但伤口,已然是一片焦黑,血都无法流出了。

“他奶奶的,真当佛爷我是吃素的是吧,来,哪个倒霉玩意儿打得我?草你大爷的,来,让你看看佛爷我的能耐!”

胖和尚从碎砖石中大跨步走了出来,抬手用那宽大的僧袖擦着额头上灰尘,伸手一弹,一个佛珠瞬间飞了出去!

那胖和尚的佛珠,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迅猛如风,凌烈如雷,好似自担一般的直接飞射了过去,直接冲向了那正逼近铁凝的金春秋!

他这一下,也不是有意为之,就凭这货,也看不出来那边比较重要,之所以打他,一个是因为那货两手冒火星子,还就在近处,实在是太扎眼了!

另一个,是那家伙的表情,实在欠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